实惠靠谱保

好保险平平安安

武林盟主和各大掌门打起来了?

武林盟主和各大掌门打起来了?

——监管拟限制短期万能险,是回归保障还是断臂疗伤?

昨天上午,保监会召集国寿、新华、人保寿、生命、中邮、华夏、天安等寿险公司,座谈修订高现价产品监管规则。结果,会上监管与保险公司们“打起来了”——据“比较可靠”渠道透露:此次会议争议较大,焦点在于高现价产品——即短期理财型万能险将被严控,甚至禁售。

据说,这条引起最大争议的内容是酱婶儿的:

存量业务中短于一年期的,将在已经正式下发的《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高现金价值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(征求意见稿)》通知后立即停售,一年期以上的,2016年10月1日停售,增量业务要开发新产品的,不得短于三年期。

一句话总结就是:别卖理财型短期万能险了!

——要了亲命!

不少保险公司——尤其是其股东和精算师吗们,不由得后脊梁冒冷气:难道此举是为了呼应今天的二十四节气之大寒!

背后,是保煎烩要大规模调整菜式,不允许没营养的垃圾快餐频繁上桌——呃~~不对,应该是是保监会要大规模优化业务结构,突出保险在金融中“蓄水池”平抑风险的“维稳”作用,而不是去跟投资板块一争短长。

又据说,不少参会的保险公司们对此意见很大,而且居然敢于当场Say NO,比较委婉的说法是“建议保监会谨慎对待”。跟武侠小说里盟主由武林大会推举PK胜出不同,保险监管显然是朝廷指派而不是民主选举的结果,影响力和控制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敢于公开叫板,简直反了天了——之前带了个坏头的正德什么下场?!

似乎各大掌门的理由也很充足:一是对这次与之前征求意见时的说法“又不一致”表示不满;二是认为对行业营收将带来“断崖式下滑”,可能会有危机;三是即便允许三年期以上业务,其实并没有好处,因为现在的三年期产品销售普遍不理想,此举将不得不抬高三年期产品的成本,进而造成销售更难、投资压力更大。

听上去很有道理哟!

不过细品下来,又咂摸出另一种味道,就是一定会有人哭天抹泪:我的年终奖,你去哪儿了?

短期理财型万能险这两年的疯狂,足以让很多行家目瞪口呆,甚至有原来二三线保险公司,“借此洗脚上田、跻身上流社会,俨然名媛名仕”(某传统保险公司大佬如是评价)。

武林盟主跟各大小帮派掌门之间在争些什么?

一是似乎监管的大局观、稳健风格,与保险公司的激进风格之间的冲突,背后似乎是推行偿二代(通俗说就是用新标准提高抗风险能力)背景下,对部分激进型保险公司的质疑甚至不信任。一方面说“保险,终究还是要保险的,闹出事儿谁都不好看”,另一方面说:“我的风险我负责,你别瞎BB”。

与之相呼应的是去年年末,保监会召开的保险资产负债管理风险防范工作会议,副主席指出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的风险和问题,特别是一些激进保险公司面临偿付能力不足的风险,别光惦记着举牌买买买,得看自己的家底儿有多厚。这一从严的举措短期看是断臂疗伤,避免未来潜在风险毒气攻心。

所以,监管会把压力集中到保险公司的总精算身上:高现价产品由总精算师评估、判断、担责。总精们纷纷不满:我招谁惹谁了,我就是一打工的!你们惹不起大老板,就来欺负我们这些老实人,冤呐!

二是保险要发挥蓄水作用的同时,还要适度发挥调整水位、此消彼长的作用——换成“人话”就是:有钱别全扔保险里,往股市里扔,抬抬股市。近来股市表现不佳,证监需要保监救驾。大家既然同朝为官,岂有撒手不管之理?这边保监只需要勒勒松紧带,那边就能拉兄弟一把,保险从此可以扬眉吐气也是不错滴。

这一猜测的证据就是前文所指的此次下发的《征求意见稿》,与之前征求意见时口径不一,而且偏紧。虽说理由牵强,但时间点上的巧合,想不让人胡思乱想都难。

三是有人猜想:是传统大型保险公司不爽新生代“剑走偏锋”,自认“回归保障”才是武林正宗,而“理财保险”则是歪理邪说走捷径捞偏门,纯属新旧势力暗战。该猜测源于传闻会上大小型保险公司泾渭分明的表态,“大型保险公司表示总体支持”、“中小保险公司希望过渡期适当拉长”,也可以从某些财经媒体的措辞中嗅出味道,只是由于太过腹黑,略过不表,欢迎自行脑补,想必是相当有趣的。

猜想四则让一贯老实本分的老保险人目瞪口呆,说是万宝事件的后续反应:地产大佬们策反了监管,对于激进的房地产背景保险公司们,迂回玩了一招釜底抽薪,证据是“你看会上不是没有中国最大的隐形地产商——平安在列?”……奥买糕,这个阴谋论实在是上不了台面!

2016猴年的猴子还没蹿起来,师傅已经开始念紧箍咒。猴子们,得换个玩法打怪了!